蘭州顔家溝族塾

時間:2018-12-25 19:34來源:大西北網 作者:鄧明 點擊: 載入中...
  □鄧明
 
  蘭州延續時間最長的族塾是顔家溝顔氏族塾。顔家溝顔氏始遷祖武德将軍顔勝為顔回第十五世孫,明初自山東落籍蘭州城南郊,成為顔氏聚落。雍正十一年(1733年),官至延綏提督的族人顔審源捐銀200兩,請族長顔華如創建族塾于顔家溝街道,課讀顔氏及鄉鄰子弟。顔華如建成一所學舍,花去140兩,所餘銀兩隻能支付塾師兩三年的薪金,難以持久,就向富有族人暫借90兩,充作薪金,每年以族内公項墊還,維持了幾年。眼看維持不下去,便将五泉山東龍口顔氏水磨坊抵押出去,每年取租制錢12千,為塾師薪金。後來,磨租不能按時收來。族長顔鳳泰與族人商定,将族塾遷往橫街子(今靜甯州路中段)虛皇樓,将族塾學舍以155兩賣出,水磨坊抽贖,得銀70兩,于乾隆二十四年(1759年)與次年,花費65兩銀,在虛皇樓旁邊購置兩處房産,并建鋪面兩間,廈房4間,出租,每年收制錢8千,應為塾師薪金。①到乾隆四十九年(1784年),族長顔鳳甯公看到子弟進城上學,路遠不便,遂召集族人商定,将前任族長顔鳳泗移交公項制錢100串,在顔氏祠堂路北建上房3間,鋪面2間,将族塾遷入其中,将橫街子族塾改為店鋪,每年收取租金,作為塾師薪水。乾隆五十年(1785年),顔秉琮修建廂房6間。嘉慶二年(1797年),顔鳳泗倡導義工,族人築牆設門,族塾規制完整,煥然一新。②于是顔氏族塾一直延續到民國初年,改為顔家溝小學。
 
  數代顔氏族人殚精竭慮,終使族塾延續了170多年,使顔氏及當地其他姓氏子弟讀書識字,服務社會。顔氏重視教育,固然與孔門複聖顔回的重文崇教傳統有關,更與顔氏家訓有直接關系。《顔氏家譜》立有《規矩十條》,其中第四條曰《訓讀》說:
 
  人曰:世間何事最樂?曰:讀書最樂。設有進而問之曰:何書當先讀?曰:“小學”、《四子書》《五經》《通鑒》、“性理”。此中有次序,須要不淩躐,不遺漏,熟此數者,其他可徐及也。
 
  為何按這樣的次序讀書呢?《訓讀》接着說:
 
  三綱五常之理,散見于“小學”、《四書》《五經》;性命之原,具于“性理”;古今得失,備于《通鑒》。故童時當先讀“小學”,次《四書》,次《五經》,以立主敬存誠之基。“性理”、《通鑒》,及長讀之,一以廣聞見,知本原,一以考典故,知事理,知行并進,久久自當貫通,乃是有體有用之學。試想此是何等人品?何等氣象?讀書最樂,誠不虛也。今國家取士,亦于“小學”、《四書》《五經》、“性理”、《通鑒》,然徒事呫哔,工帖括,以釣聲名,取利祿,其于古昔聖賢,教人為學之意,不合矣。吾宗子孫,其知所尚也。
 
  “小學”即是中國傳統語文學,包括分析字形的文字學,研究字音的音韻學,解釋字義的訓诂學。通過學習字形、字義、字音,掌握讀書的基本知識,同時這些“小學”教材中蘊含着儒家的倫理道德。掌握“小學”的一些基本知識,則能讀通《四書》《五經》,就可系統地接受儒家的倫理道德。之後再讀“性理”之書,則能明了“性命”之原。“性命”屬中國古代哲學範疇,指萬物的天賦和禀受。《通鑒》即是清朝頒布的《資治通鑒綱目》,讀這部書,可以了解古今得失。
 
  《訓讀》告誡後裔,讀書明理,不必醉心于八股文,博取利祿。這在以科舉考試為天下第一等大事的清代,是一種背離主流社會的價值取向,這在今天來看是進步的。在這種家訓的薰陶下,清代,有兩位顔氏子弟考取了進士,一位是道光進士顔履敬,鴉片煙戰争時,任甘軍糧草官,在浙江慈溪大寶山抗擊英國侵略軍時壯烈犧牲。另一位是光緒進士顔豫春,曆官陝西紫陽縣、華陰縣知縣,纂修過《臯蘭顔氏家譜彙錄》。多數顔氏子孫淡薄功名,或課徒為生,或追求藝術人生,或從事名山事業。道光時生員顔鴻都,設帳授徒為生,他的學生曹炯,為道光時翰林,官至淮揚兵備道。顔鴻都能書善畫,書法宗黃山谷,山水摹王摩诘。書房取名修竹吟軒,雅緻脫俗。他刮出西瓜外皮,陰幹後研為細粉,調成綠色顔料,用之繪染青綠山水,絢爛明豔。他愛好音律,極愛撫琴,進而搜集閱讀各家琴譜,潛心研究,收錄自譜《周子愛蓮說》《一弦琴》,以及幾部古譜,加以解說,于鹹豐九年(1859年)著成《琴學簡言》,以指法簡易,元音清正取勝,為初學者的入門之作。
 
  族人顔學重(1835年-1908年),同治生員,一生在顔氏族塾、五泉山段家樓私塾等處授徒,以束脩及五畝薄田的田租為生,為半教半耕的塾師,生活小康。塾師李廉泉為小溝頭人,系鹹豐、同治間生員,則以半教半販為生。也就是說,他課徒的束脩不敷家用,還要批發些應時蔬菜,沿街叫賣,賺取一些薄利,補充家用,人稱“綠菠菜師傅”。雖然度日艱難,但他教學認真,讀書寫作,著有《知命齋雜記》。其子就是蘭州地方曆史文化學者李孔炤。
 
  族人顔永桢(1897年-1979年)為同治生員顔學重之子,7歲入其父執教的顔氏族塾發蒙,後來在顔氏祠堂克複堂小學堂、興文社兩等小學堂讀書,畢業于甘肅省立一中,為劉爾炘、慕少堂的學生,畢業後,一生任教于蘭州中小學。他秉承清初思想家顔習齋“習行”“習動”不死讀書的學風,課餘,行走于蘭州大地,從事蘭州地方文化的挖掘、搜集、整理、研究,著作多達14種,均存于省圖書館。其中的《蘭州楹聯彙存》凡4卷,系顔永桢登臨名山,遍遊寺廟,出入城内衙署、學校、會館,随時抄錄楹聯匾額,經過整理,編輯的蘭州楹聯集大成的資料書,共收錄清民國間蘭州寺廟衙署書院會館名勝楹聯1206副,每副完整抄錄聯語、匾額及題跋,借此可以考知撰聯者、書法者的行止與故實。并詳考每處寺廟衙署名勝等等的沿革特點及今址,為後人留下了珍貴的蘭州城建史料。1932年由魯大昌、鄧寶珊的捐資鉛印,流布全國。正因為《蘭州楹聯彙存》的存世,遂使全國楹聯類的典籍收錄蘭州楹聯數僅次于北京、上海等地,同時“亦為各地方性名勝古迹聯書的出版,起了表率作用”③《四書疑義舉例》5卷,稿本。為顔永桢讀經時,将訛字、錯簡、倒置、訓诂錯誤條列分類,逐條析疑辨正,列舉先儒之說,加以佐證,參互考訂,言皆有物,論必有證。八戰區司令長官朱紹良序稱:“《四書疑義舉例》,所舉各條,因疑求信,例證秩然,足供誦習《四書》至之參考。”翰林楊思序說:“而涉讀《四書》,則借此以資參考,庶可得開扃發鐍之端,祛疑啟蔽之助,然則此著之有功先儒而嘉惠後進,豈淺鮮哉!”
 
  《蘭州二十四節氣與生物發生之關系》,為顔永桢長期在顔家溝、雁灘定點觀測記錄蘭州四季日出日落時間、物候現象的專著,對于研究蘭州生态環境的變遷極有價值。
 
  注釋:
 
  ①乾隆江得符:《顔氏設立家塾記》。
 
  ②嘉慶李珽:《重修家塾記》。
 
  ③顧平旦:《中國對聯大辭典》。
(責任編輯:張雲文)
>相關新聞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薦内容
網站簡介  |  保護隐私權  |  免責條款  |  廣告服務  | 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  |  聯系我們  |  版權聲明
隴ICP備08000781号  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  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浏覽器浏覽
Copyright © 2010-2014 Dxbei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